侯马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召唤七龙珠 第一百七十二章 邪神手段

发布时间:2019-09-24 16:57:17 编辑:笔名

召唤七龙珠 第一百七十二章 邪神手段

其中一尊神明虚影,右手一指,天地间的种种能量集聚,居然就形成密密麻麻的神枪,真如森林一般,遍布在吴空四周,延伸至极远处。

它们没有进行攻击,而像是布设成一个阵势,阻吴空离开。

另一个神明虚影,也是伸手一挥,苍穹开裂,无数道奇异的能量光刃斩落下来,轰射在吴空被囚处外面的天地间,形成一道道巨大的空间裂痕,密密麻麻交错成,成牢笼,也是要困阻吴空离去。

另有神明虚影挥手,便有烈焰形成火海,环饶四周。

第四个神明虚影挥手,就冰霜形成,千里内外密布冰霜从天而降。而且苍穹上的空间裂缝里面,源源不断涌出从别处汲取过来的元素之力,仿佛冰霜无尽,降落下来的冰霜,凝成无尽长枪,也是拦截在四周,一些甚至凝成枚枚冰柱,或堆聚成小雪堆小雪山。

第五个神明虚影,令苍穹凝聚阴云,就有浩瀚雷霆不断劈落,密密麻麻交错。

一些轰击在外,一些渗透进吴空被囚困之处,轰击吴空。

一个个神明的虚影,虽然都只是祂的分身,但却都实力不俗,引聚天地之力,困住吴空。

又有一个神明身影,伸手凝出一支黑色的剑支,内层似乎有金光闪烁,但外层却是浓郁至极的黑气。

吴空一看。就认出,这种力量,跟七颗龙珠表层所依附的力量极其相似。

此时,这神明一剑朝吴空刺来。

吴空身形一晃偏开,但那剑瞬间分化成千万剑光,吴空避无可避,只能以混沌领域硬接,吸噬对方的负面信仰之力。

另外,若干个神明虚影同时出手了,引天火来焚。引酸水来腐蚀。引冰枪为柱,引无数雷光轰击,更有空间裂缝不断斩来,风刃不断。烈焰流星从极高远虚空不断轰击下来。

吴空顶着混沌领域硬闯出去。但周围的空间扭曲形成的无形空间屏障。将他死死挡住。

那些攻击就都纷纷落在吴空身上。

只瞬间,身体就不断受伤,或被火焚。或被冰冻,或被雷击,或被酸水腐蚀,不是被剑斩,被枪刺,被刀砍,被空间之刃与风刃斩割,被巨大的流星轰击,被一个个莫明大掌碾压。

还有神明出口如律令的神术,不断轰击过来。时有一个个密密麻麻不知功效的符文,不断轰射进吴空的混沌领域乃至轰入体内,形成封禁,削弱,引爆情绪,幻境迷惑,等等,种种杀机,种种灭杀凡人的手段,都施展在吴空身上。

换了别的强者过来,别说圣境,哪怕是半神,也有可能被打得神火泯灭,就此殒落。

吴空的实力现在未必比得上半神,但偏偏他的体质特殊,偏偏就有一个混沌内宇宙,还有那混沌无量噬。

所以,种种攻击,这边才打伤吴空,这打伤吴空的力量就被混沌内宇宙给吸收了,被混沌领域给吸收了,吸收转化的能量,又被吴空用于“滴血重生术”修复身体。

这边刚修复,又被另一股攻击轰中,再度受伤。

但那受伤之处,又在瞬间被修复

召唤七龙珠  第一百七十二章 邪神手段

,接着再次被攻击。

吴空在被困的空间牢笼范围内,不断左冲右突,拼命想逃窜出去,但每每撞不破空间牢笼,往往只用混沌领域吸噬空间牢笼的一部份力量,就又不得不退避闪避开。

他在牢笼之内,看似想冲出去,实际上是不断地活动自己的身体,不断地让自己的身体部位不同时承受两种以上的攻击,这样一来,才来得及不断吸噬周围的力量,不断修复自身。

神明的攻击强大可怖,种种伟力浩浩荡荡,仿若无有穷尽。

但吴空偏偏就像是一个锤不扁砸不烂煮不熟丁当作响的铜碗豆,眼看就像块肉掉进锅里,实际上,就是蹦跳个不停。

分明可以感应到,吴空的气息一时变弱一时变强,看似受伤惨重,但一转眼又完好无比。身上的自殖式元素武装,不断崩裂又不断修复,而且竟有越来越厚越来越强的趋势。

远方的圣境强者们看到这边的这一幕,都不禁神色变幻。

吴空体内的混沌内宇宙,体外的混沌领域,不断震荡着,内部还有着阵阵佛音,阵阵念经之音,不断涌出,一些震荡直接形成力量,一些震荡则另有玄妙之处,比如强化他的精神,修复他的灵魂,等等。又或者,是相助抗衡外界的攻击力量。

只不过,这声音渗透不出空间牢笼之外,别人才看不到而已。

遥远处的席如絮跟着苏颖馨远遁逃跑,却回头朝这边张望,脸色惨白。

席如絮道:“他很痛苦,肯定很痛苦……我可以感受到他的状况,他切断我与他之间的感应,但我还是感受到了,他正在承受着难以想象的强烈痛苦,如受酷刑。”

苏颖馨盯着席如絮的额头,却见她额上不断有冷汗冒出来,显然在这边都感受到了吴空身上的痛意。

神明的攻击,不仅止是让吴空受伤,那电流,那腐蚀之力,也在强化着伤势处的痛苦,让吴空更难以忍受。

吴空冷笑:“你杀不死我。”

吴空体内梵音不断,诵经之音不断,支撑着他的灵魂之力源源不断,身上的气血之力,元素之力,都在不断地蕴养着灵魂。

他仍在不断闪避,不断反击着神明的种种攻击,是痛苦是受罚,但也是一种修炼。

吴空哈哈大笑:“高高在上的神明,不是对我这种蝼蚁般的凡人,不屑一顾吗?现在你居然有空跟我拌嘴,这是放下身段还是内心着急了?

那神明道:“原来如此,你打着主意与本座对耗神力?有意思……但可惜,让你失望了,你看……”

其中一个神明身影伸手一指,吴空不经意一瞥,看到了空间屏障之外的情况。

就见王城中人,正在不断朝四周逃窜,一些组队奔逃,联手释放力量形成防护结界,护着一队之人,承受着神灵攻击的余波,逃向远处。

但那神明的攻击,却是故意凝出一根根冰梭,凝出一道道雷光,对那些凡人进行攻击,偏偏又让祂们伤而不死。

有一个个诡异的声音在那些人身边回荡:“哈哈哈哈,你们想逃?能逃得到哪去?本座只稍一指,随时就能将你们灭掉,或让你们坠于神狱,永生受苦而死。逃啊,逃啊?能逃得出本神的手掌心吗?

那些逃亡之人,心中惊骇,脸色苍白,惶惶不止。

于是,身上涌现种种负面情绪。这些无形的情形之力,若在魔域,或许能与元素之力融合成为魔气。

但在这里,却被这神明吸收,牵引到虚空当中。

这力量无形,吴空也是隐约有所感应罢了。却知道,那神明吸收这种力量,身上的神力就不断蕴生。

另外,有些逃亡的人,逃得太害怕太恐惧,半路上就跪倒下来,求饶,求神明饶自己一命,或是求神明饶自己亲人一命,或向神明请求接纳自己为信徒,愿意日夜供奉。

那神明哈哈大笑,右手一挥,苍穹上一道恐怖的雷光轰落,就将远处一座小山头轰灭,附近的几千凡人灭杀。

如此景像,投影到别处。

甚至,刻意制造幻象,让人看到被杀之人身上有灵魂虚影浮现,在半空就扭曲消散,也不知是真是假。

神明的声音在回荡。

吴空倒抽凉气,死死盯着外面数十数百个神明的化身:“你还是神明吗?这是恶魔的举动。”(未完待续。。)

巴中癫痫病医院费用
锦州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通辽白斑疯医院
长春华山白癜风医院到底怎么样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能刷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