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马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性學家呼吁社會集體脫敏大學生同居成普遍現

发布时间:2019-11-09 10:31:18 编辑:笔名

性学家呼吁社会集体脱敏 大学生同居成普遍现象

国家人口计生委近日发布数据,我国每年人工流产多达1300万人次,位居世界第一其中25岁以下女性占一半以上,也就是600多万,大学生成为人流“主力军”尽管从去年起,教育部就提出“将性教育纳入大学必修课”的要求,但目前全国只有少数高校开设性健康教育课从1998年起,在山西职工医学院前院长、中国性健康教育专业委员会副主任朱坚教授及其爱人苗林的努力下,山西职工医学院在全省高校第一个开设了性健康教育课但因为种种原因,今年这门课程在课程表中又悄然消失了性教育如何进学校教育缺失的后果是否真有那么严重11月27日,本报与从事20多年性学研究的朱坚教授夫妇进行了一次对话他们认为,在高校尤其是医学院校中单独开设性健康教育课,已经是“刻不容缓”朱坚说,其实不只孩子需要“脱敏”,教育工作者、性教育专家,乃至父母,都需要一次“集体脱敏”如此,才能真正讨论青少年性教育如何开展大学生同居成普遍现象朱坚教授家中的茶几上,放着一份近期的《健康生活报》,醒目的位置刊登了一篇关于“高校大学生同居”的报道,其中调查显示,目前高校大学生同居现象越来越普遍,但是在相关知识、自我保护方面却存在严重的欠缺,由此带来了许多大学生人流增多、社会感缺失等问题在我省各大高校中,大学生同居现象也普遍存在山西大学附近的许西村,曾经是一个很普通的村子,因具有紧邻大学的地理优势,如今已变成了繁华的“学生村”走进许西村,一条窄窄的道路两旁,四五层左右的小楼林立,随处可见“有房出租”的小广告楼下是商铺,以小饭店居多,夹杂着文具店、计生用品店、洗衣店、日用品店、饰品店、音像店等楼上则被房主规划为一个个面积不大的房间,向学生出租“最开始,来这里租房的主要是考研的学生,这几年,则多以异性同居的居多现在学生们的思想观念比较开放,出来住也不再那么遮遮掩掩”许西村的一位李姓村民告诉,因为生意越来越好,房间出现供不应求,所以他和村里很多人一样,把原来的平房推倒,建起了楼房目前正在山西大学就读的大三学生小赵告诉,他和女朋友已经恋爱两年了,春节过后回到学校,他们在许西村租了个房子,“这事肯定不敢跟父母说,他们肯定接受不了但是说实话,我们住在一起,是感情发展顺其自然的事情,我觉得不会影响学习现在我们准备一起考研,她老监督我,不让我上打游戏”小赵说,周围很多谈恋爱的同学都跟他一样,在外租房住尽管他始终强调自己已经是成年人了,做事情会多加考虑,但当提到是否担心怀孕时,小赵坦言,女友曾做过一次人工流产,“当时我非常害怕,自那以后我们非常小心”不仅如此,在山西财经大学、太原理工大学等各高校周边,类似许西村这样以学生租房为主的城中村并不罕见因为研究课题的特殊性,从事性学研究的学者,大多都很低调但是当面对日趋严峻的社会现象时,出于社会感,他们又往往无法沉默“大学生同居现象,已经成为一个非常普遍的社会现象,由此也带来很多问题因此无论家长、学校还是社会,都需要正确面对,不能遮遮掩掩,熟视无睹”朱坚教授说应该从小学、中学到大学步步深入性健康教育前不久,国家人口计生委发布的一组数据显示,中国每年人工流产多达1300万人次,位居世界第一,其中25岁以下妇女占一半以上,也就是600多万人,大学生是人流的主要人群数据的发布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大学生性健康教育的必要性,再次成为讨论的焦点朱坚教授认为,正是由于包括大学生在内的青少年群体,对性健康、性道德等知识的缺乏,才导致上述问题的出现在随机走访的大学生中,大多数都表示可以接受和理解婚前同居一名大学生说:“国家都允许在校大学生结婚了,这说明我们的生理和心理已经成熟,这种做法属于个人隐私范畴,别人没有权利干涉”但是,对于获取性知识的渠道,90%以上的学生表示通过络、书籍等进行了解,在学校并没有见到过相关的课程开设在朱坚教授夫妇合作的一篇论文中,曾引用过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教授潘绥铭对全国123个城市社区和37个农村行政村的抽样一对一封闭电脑调查,调查对象为14?17岁人群,根据1593份有效样本调查显示,父亲对儿子和女儿从来没有谈过性话题的占到80%以上,母亲对儿子从来不谈性话题的占93%,而母亲对女儿谈过性话题的有46.6%,可见妈妈对女儿的看管比较严厉调查显示,性知识的主要来源是络,其次是报刊,但都属于零星了解,且获取内容良莠不齐由此,朱坚教授认为,针对目前普遍存在的社会问题,在学校开展性健康教育非常有必要,并且应该从小学、中学到大学步步深入但是,目前小学、中学在生理卫生方面的课程开设也是少数,当孩子们步入大学阶段进入青春期后,生理已经成熟,相关知识却极其欠缺,因此,在中专、大学,尤其是医学院校内开设系统独立的性健康教育课程更是刻不容缓“懂得性科学知识,可以正确指导恋爱择偶、婚姻生活、家庭关系,对青少年的生理健康和心理健康都非常有益”朱坚教授说,基于这样的理念,在他们夫妇二人的建议下,1998年,山西职工医学院成为我省高校首个开设性健康教育必修课的学校教学尺度难把握致各高校不愿开设性教育课开设课程之前,遇到的首先是教材问题性健康教育是医学教育的一部分,但是传统的医学教学计划中却没有性科学知识课程,也没有现成的教材为了便于教学,当时已是70岁高龄的朱坚和同样从事性科学研究的爱人苗林,参考国内已经出版的相关书籍,专门编写了一本37.5万字的教材在编写时,考虑到让医务人员、教师、大学生、成年人、老年人等都能看懂,朱坚教授注重到了教材的通俗性和科普性这本名为《性健康教程》的教材出版后,被列为“高等医药院校创新实验教材”教学过程中尺度难把握,是各大院校不愿意开设课程的主要原因“校长、老师以及社会人士,最大的顾虑就是度的把握讲得浅了,起不到教学的作用;讲得深了,他们担心会起到反作用”朱坚教授说在山西职工医学院开课后,尽管都是医学院的学生,但是刚开始上课时,学生们仍然觉得很神秘,不好意思,很多女生不愿意往前面坐与中小学开设的“生理卫生课”侧重认知不同,大学开设的性健康教育课,更注重解答青春期面临的问题和困惑,课程设置也包括了性生理、性心理、性道德等3方面的结合为了解学生的困惑,在开课前,朱坚教授设计了问卷进行调查学生们提出的问题五花八门,诸如为什么要设这门学科,目的何在,应该怎样学习这门学科,怎样判断一个人性心理是否健康,青春期男女怎样健康交往,龙凤胎是怎么怀上的,同性恋是病吗……“能提出这么多问题,说明学生们迫切需要获得基本的性科学知识”朱坚教授说,这就对老师的授课提出更高的要求,“性健康教育老师,不仅要有生理学、心理学、社会学、法律和道德等知识,还要有文学积累、表达技巧、组织方式,要掌握好度,才能起到应有的作用”在课程结束后,为了进行相关的研究参考,朱坚教授又采用无记名方式进行教学效果的反馈问卷调查,收回来的200多份问卷调查显示,课前认为婚前不可有性行为的占到79.38%,无所谓的占10.45%,可以的占10.17%,而课后认为婚前不可有性行为的占到86.94%,无所谓的占7.46%,可以的占5.6%朱坚教授说,在学生提交的论文中,有的学生很认真地写道:“中学的性教育零打碎敲,形同虚设,护校课程也没有性健康知识,同学只能从互相交谈、书刊、影视、录像、络等渠道获取知识,对性知识一知半解,感觉神秘又好奇,每次谈起来会觉得别扭、尴尬上完课后,自己感觉学到了科学健康的性知识,知道如何爱护自己、善待自己、保护自己,从而受益终身”普及受阻校园性教育需制度层面的保障尽管性健康教育被认为很有必要,但由于种种原因,今年,山西职工医学院的性健康教育课程从课程表中悄然消失了对此,朱坚教授有些无奈但又表示理解,他说:“国家对此类课程没有明确规定,学校领导有时候会有顾虑,担心起到反作用”在推广普及性教育的道路上,朱坚遇到了数不清的拒绝有一次,他向省内某师范类高校领导建议在学校开设性健康教育课,遭到了拒绝对方认为,现在的大学生在“这方面”本来就已经“够开放”了,如果再开设这类课程,无异于起到了“教唆”的作用还有一次,省某部门组织了一场针对青少年的公益讲座,想邀请朱坚教授前来进行医学科普方面的讲座,主题自拟然而,当朱教授把“性健康教育”这个讲座主题发过去后,对方赶紧打来,并婉转地表示这个主题不行,请他换个主题在我国,性教育还没有进入学科序列,没有“专业人才”中小学里,性健康教育老师大多由心理健康老师、班主任、代课老师、德育主任等兼任至今,在全国范围内也只有个别地方、个别学校开设了性教育课程,大多数学校仍处于“能不做就不做”的状态据了解,性教育涉及3个部门:教育部门、卫生部门和计生委教育部负责校园性教育的组织与开展,卫生部主要是为教育部的工作提供技术支持,而计生委是从控制人口数量和提高人口质量出发,做节育、避孕等方面的宣教工作遗憾的是,尽管这么多部门都有,但到目前为止,校园的性教育并未得到制度层面的保障,这也是朱坚教授夫妇一直极力呼吁的事情,他说:“严峻的现实告诉我们,在学校开展科学的性教育是无法回避的一个话题当然,我们也不能重蹈西方单纯的‘安全性教育’的覆辙,必须从生理、心理、伦理三方面同时下手,才能真正起到教育而不是教唆的作用”

生物谷药业
拉肚子拉稀吃什么
小儿手足口病预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