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马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琉风之血 第五十二章:险境

发布时间:2019-09-26 03:56:33 编辑:笔名

琉风之血 第五十二章:险境

这是……什么?

谢梧的脑海中,已然空白一片。

遮住了所有光线的存在――黑色的巨人,一双嗜血的红瞳,散发着危险而刺目的光芒。顶着两只变了形的螺旋弯角的硕大牛头,深不见底的鼻孔中呼进呼出的黑色雾气、使得周围的空气温度再次下降,带给人一种彻骨的寒意。

牛头人没有行动,它只是凌空用两只巨大的、象足一样的脚掌站着,身形微微躬屈,两只表面印刻着繁杂纹路的粗糙手掌,握着两柄漆黑色的、锈得不成样子的战斧,各收在腰侧,作出蓄势待发的姿势;赤l的黑皮上身,肌r暴突,隐藏着深不可测的力量。

谢梧眼中,这只牛头人就像只潜伏着的怪物刚才之所以不出手,只是为了等待最适合出手的时机――目标,则是将自己这只“猎物”完全捕获,再吞噬掉自己……

渊魔,是可以吞噬自己的存在。因为自己,现在是“灵体”的状态。

尽管谢梧不明白其中的缘故,但是、这可是血琉璃的原话啊!

再怎么说,谢梧也不可能把某银发少女的原话当作耳旁风吧?

“吼……”

低沉如地狱般的吼声从牛头人的口中发出,硬生生地将谢梧的胡思乱想给砸断了。

牙关打战着,呼吸逐渐变得急促了起来,下意识地,他、迈着不受控制的步伐,而往旁边的方向推移开来,试图远离这浮空的黑色魔鬼。

然而,牛头人的嗜血红瞳中、骤然大放出了红芒,汇聚在了前方惊惧的黑发少年身上。

无限的恐怖――这是谢梧唯一的感觉。

他的脚步却像是被固定住了一样,再也不能移动半步。

不、不应该是这样的,快点动啊!

谢梧在心底强喊着,可他的身体显然已经不处于他自己的控制之下了。

无济,于事。

抓住了谢梧僵直的机会,牛头人,缓缓地提起了双手中的漆黑战斧。两把战斧架在牛头人的头上,呈交叉状;刀刃正对着前下方的谢梧,寒光迸发。

快点动啊!

焦急万分地、谢梧在内心里呼喊着,却依旧没有起到任何的收效。

牛头人渊魔的鼻腔中呼出了一大团寒气。

紧接着,没有理会黑发少年内心的混乱,它双臂上的肌r块因为用力而凝结着,乌黑色的血管在皮肤下凸显出来,狰狞骇人。

上半身挺直,牛头人的两柄战斧已经毫不受阻挡地、破开空气,化作两道重叠的线流,直接往谢梧所在之处砸了下来!

动啊!!

眼睁睁地看着那对垂直劈斩向自己的斧子,谢梧心中发出了最后一声大吼,心跳速率简直上升到了极致!

终于――他有动作了。

……

“轰!”

伴随着一声震天动地的巨响,烟尘顿时从天桥上弥散了开来。

由灰土所形成的尘雾,顷刻间便将高高架在四五层楼高度的天桥笼罩了起来,使人根本无法看清天桥上的情况。

在这片烟尘之中,谢梧正半蹲着。颤抖着的双臂,将纯白色的古琴抬在前上方

琉风之血  第五十二章:险境

而在琴身上,被死死地压着两把漆黑色的巨型战斧。即便牛头人的双臂似乎也在不断地往战斧上施加力道,可是却不能将这架纯白的古琴切开分毫。

不错,明显不成比例的、甚至连斧面都是琴身宽度两倍的斧头,就这么被古琴给阻挡下来了!

谢梧自己都看得傻了眼了。

如果说之前和血琉璃对打的那会儿,谢梧用古琴将银发少女的炎火神剑给挡下来的话,他还勉强能够理解。

至少看上去、现在的炎火神剑朴素到了一种境界,有可能已经已经不锋利了;要说它切不开七巧玲珑琴也不是没有可能。

不过眼下,被两把战斧、以眼前牛头人这种非常人的巨力给狠狠砸下来,非但没有被压扁,反而还丝毫不损,这就实在是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可惜时间没有留给谢梧诧异的机会。

即使谢梧在千钧一发的时刻把牛头人的斧头给挡了下来,他也无法忽视掉牛头人与自己在力量上的巨大差异。

局势仅仅僵持了一秒钟的时间,从牛头上双斧上传来的力度突然暴涨。

谢梧只觉得自己的双臂一阵抽搐,几乎痛得发麻。

这怪物的力气还真是――大得不像话!

情急之下,谢梧果断放弃了再继续和这牛头巨人正面抵抗下去的想法。

右脚在地面上一踏,谢梧借助着牛头人向自己这边的压迫力,顿时、抱着古琴的身形倒飞而出。

“呼――”耳边响起了风声,谢梧已经出了灰尘笼罩的范围、眼前马上清明开来。

“嗒。”

又退了整整五米,谢梧才终于算是止住了身形,在桥面上重重地一跺,停了下来。

后面的脖颈一凉,隐隐有冷风吹过来。

谢梧缩了一缩脖子,不经意间转头往后面瞄了一眼。

不是如谢梧所预料那般延伸出去的平坦桥面,他眼中所看到的是一节节如楼梯似地、连接下去,直至街面人行道的棱状陡坡。

而之于谢梧他自己呢,则是站在天桥第一阶台阶的边缘处,甚至连一双鞋跟都超出了台阶边缘几毫米。

谢梧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我靠!如果自己不是早刹了几步的话,恐怕刚刚就已经一个失足、从台阶上摔下去,然后落下个终生不遂……

噢卖糕的,自己到底算是幸运呢、还是倒霉呢?

伸出左手在额头上抹了一把冷汗,谢梧吁出了一口寒气,重新将左手搭在古琴琴身上、抬眼望向了前方。

此时,天桥中央处的那一片烟尘,悄然散去了一大半。

谢梧勉勉强强地看清烟尘中央处的那一个巨大的漆黑色牛头人身影,以及……它脚掌底下被践踏得支离破碎的桥面。

那是一个奇大无比的巨坑,似乎里面就没有一块地砖还是完整的。

果然这家伙的体重不能小瞧――要是它一脚踩下来的话,恐怕自己会直接被压成r泥吧?

突然,谢梧只感觉天桥再次猛震了一下,自己差点又要失去平衡、往后掉下去。

急急忙忙地扎住脚步,又朝前面移动了两三步,算是脱离了危险的边缘,谢梧这才松了一口气。

刚刚又发生什么事了?

正当谢梧如是想着的时候,一对渗人的血红色光线已是从前上方直s了过来。

反s性地仰起脑袋,谢梧的大脑再度变成一大片空白。

真是糟糕透了,自己怎么就从来没有想过、这个大家伙还会飞哇……

洛阳好的治性病医院
洛阳哪家性病医院好
洛阳哪家医院治疗性病
洛阳性病
洛阳性病医院